首页>英合动态> 互联视界丨网约车经营服务的司法困境
英合动态
互联视界丨网约车经营服务的司法困境
关键词: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编辑:英合律师更新时间:2019年11月4日

内容摘要  

 

       自《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在2016年11月1日施行以来,相应监管制度日益发展、健全,网约车市场亦日渐成熟,极大便利人们出行的需要,但因网约车平台与驾驶员的合作方式较之传统出租车行业有所不同,故引致相关纠纷近年频发。能否准确判定的相关法律关系是解决该类新生纠纷的关键要素,为此类新生市场开辟一条合规的法律路径。鉴此,为助我国网约车市场及类服务市场健康发展,应对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予以剖析。

 

关键词  

       网约车;法律关系;社会问题;合法权益

 

引言  

       随互联网的不断发展,结合互联网特性的新服务方式给各传统行业带来不同程度的冲击,出租车行业亦难以避免。网约车平台利用其技术优势在极短时间内匹配驾驶员与乘客的供需信息,并规划出符合客观情况的最优路线。与此同时,网约车平台虽能满足定制化的消费需求、极大促进市场的增长、便利人们生活,但囿于立法的滞后性,新生事物难以完全适用现行监管制度。自2016年11月6日施行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主要从网约车平台、网约车车辆和驾驶员、网约车经营行为等方面管理。目前,《暂行办法》虽对实践中易发的问题进行原则性规定,但实务中已衍生其他频发争议焦点,故本文尝试探讨。

 

正文  

一、网约车经营服务的定义与主要运营模式

 

       (一)定义

       笔者认为,根据《暂行办法》第2条之规定,网约车经营服务的本质是乘客通过网约车平台提供的软件发出要约(要约内容主要为程次出发点、程次终点、车辆类型选择等),网约车平台通过委派驾驶员的方式作出承诺,并在约定时间内提供承运服务,将乘客运抵程次终点后,按约定的计费标准收取运费。

       互联网的发展不仅便利社会生活,也为传统行业带来冲击与创新,互联网技术是目前数据化信息快速流通的共同基础,网约车便是其在出租车行业的具体应用。

       (二)主要运营模式

       服务的具体模式可主要分为三种:

       1.“网约车平台+平台的车辆+平台的驾驶员”模式

       传统的出租车运营模式与该模式相同,即网约车平台自行购买车辆,并招聘、管理和分配驾驶员,驾驶员驾驶平台所有的车辆并以网约车平台的名义为乘客提供承运服务,故平台与驾驶员建立的是稳定劳动关系或者劳务关系。

       2.“网约车平台+车辆租赁公司的车辆+劳务派遣公司的驾驶员”模式

       该模式下,网约车平台仅作为驾驶员的用工单位。网约车平台向车辆租赁公司统一租赁车辆,不负责车辆的维护事宜,驾驶员由劳务派遣公司派遣,并由其实际使用租赁车辆,驾驶员在提供服务过程中遵守网约车平台的相关规定。

       3.“网约车平台+驾驶员的车辆+自由驾驶员”模式

       该模式下网约车平台主要的工作内容是利用其技术优势快速匹配供需信息,驾驶员自行提供车辆,驾驶员可根据自己的空闲时间决定是否参与承运,并根据完成情况与平台进行分成。

       从经济效益的角度考量,目前较为主流的是本模式,但该模式下,双方也易发生纠纷,且目前未有统一裁判标准。因上述第一、二种模式中网约车平台与驾驶员之间的法律关系较为清晰,法律适用方面不存在实质性障碍,故下文围绕第三种模式展开探讨。

 

二、网约车经营服务所涉民事纠纷的司法现状与困境

 

       笔者通过新橙科技阿尔法律师智能工作平台(https://alphalawyer.cn),以市场上较为成熟的网约车平台“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关键词检索,将诉讼地位限定为被告,并以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8月12日为期间,统计结果显示民事判决书349份。

       其中,通过对相关案例的梳理,主要纠纷的案由类型为侵权责任纠纷、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纠纷等,进一步归类可分为:1.乘客或第三人因人身权益受损所致的交通责任事故纠纷; 2.乘客因对网约车平台或驾驶员提供服务的不满所致合同纠纷;3.驾驶员因与网约车平台发生矛盾所致合同纠纷。

       (一)网约车平台的法律地位模糊

       合同类纠纷下,因原先未有相关明确规定,故网约车平台是承运人抑或是居间人是主要审理难题,后《暂行办法》实行后,第十六条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障乘客合法权益。”,该难点得以解决。

       (二)网约车平台与驾驶员间的法律关系模糊

       交通责任事故纠纷下,网约车平台与驾驶员之间的法律关系认定是主要审理难题。第三种模式下,将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笼统定性为劳动关系有失妥当。强制要求网约车平台与驾驶员应订立劳动合同虽体现了对自由驾驶员的善意保护,但不一定符合自由驾驶员的本意和网约车平台的基本属性。[1]

       首先,多数自由驾驶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已有合法存续的劳动关系。自由驾驶员在空闲时间以自己或他人所有的车辆,临时地参与网约车平台的承运事宜,而不愿与网约车平台形成劳动关系、遵守其严格的人身管理制度,避免与本职工作安排发生严重冲突。

       其次,网约车平台利用技术优势快速匹配双方之间的供需信息,并在极短时间内规划出符合当前客观实际的最优路线,所提供的主要为技术服务,具有轻资产运营的特征。强制要求双方签订劳动合同的做法只会增加其运营成本,而商事主体具有天然的逐利动机,最终将直接或间接使该部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或其他市场主体。

       最后,2015年10月10日公开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十八条规定“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应当保证接入平台的驾驶员具有合法从业资格,与接入的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但《暂行办法》最终没有采用强制双方签订劳动合同的观点,可体现立法机关在这一问题上也存在观点的前后不一致,不得不考量可能由此所致的社会影响。

       1.关于能否认定为劳务关系

       “劳务合同是当事人双方就一方提供劳动给一方服务过程中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的协议”。[2]劳务合同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进行规范和调整,具有以下特点:(1)不存在从属关系;(2)临时性;(3)按次结算或按小时结算;(4)劳动者自己准备生产资料与工具。

       目前,网约车平台接受乘客的订单,并指派驾驶员以自己所有的车辆前往承运,将乘客运抵目的地,最后再根据与平台之间的合作协议按单结算收入,提供服务过程中可一定程度上自主决定路线、时间等,较为灵活,也符合劳务合同的特质。

       2.关于能否认定为挂靠关系

       虽目前存在个案认定存在挂靠关系,但实际并无此必要。《暂行办法》第十五条规定“服务所在地设区的市级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依驾驶员或者网约车平台公司申请,按第十四条规定的条件核查并按规定考核后,为符合条件且考核合格的驾驶员,发放《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即驾驶员只需满足条件即可自行申报相关证件,而无需挂靠网约车和平台的资质。

       (三)第三种模式网约车平台的责任承担

       1.合同纠纷中的责任承担

       当涉及责任承担问题时,乘客在法律上与谁成立承运合同则尤为重要,而《暂行办法》第十六条对此予以明确“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障乘客合法权益。”,故应由网约车平台承担承运人责任。

       具体而言,《暂行办法》已对网约车平台的法定义务进行规定:1.网约车服务车辆及驾驶员的审核义务;2.承运人责任保险购买义务;3.协助监督与纠纷处理义务;4.隐私及信息保密义务。

       可知,当网约车平台或驾驶员无法依约提供服务时,应由平台对外承担责任。

       2.侵权纠纷中的责任承担

        (1)当运营模式为“网约车平台+车辆租赁公司的车辆+劳务派遣公司的驾驶员”模式时,则网约车平台是用工单位,劳务派遣公司是用人单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由网约车平台承担侵权责任。

        (2)当运营模式为“网约车平台+平台所有的车辆+平台雇佣的驾驶员”模式或“网约车平台+驾驶员的车辆+自由驾驶员”模式时,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或其他形式的协议,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即平台承担用人单位的替代责任。

       而网约车平台之后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因驾驶员故意或存在重大过失致使的损失”,向驾驶员追偿。

 

三、网约车经营服务纠纷解决的思考

 

       随着互联网的日益发展,贯通了传统行业服务过程中的诸多信息节点,实现信息的快速流通,服务模式与规模较之以往均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而由此所致的诸多纠纷值得深究。可以预见,未来社会中将不断有新的服务方式诞生,既可能是传统服务的组合,也可能是新服务与传统服务的组合,仍以传统视角审视其法律关系的构成要件,将给新服务方式的纠纷解决带来难题,以下继续以网约车经营服务为例。

        (一)在劳动法立法层面

       劳动法的重点在于维持劳动关系的稳定性和延续性,而这与新兴行业需求的灵活用工制度存在天然的矛盾,且随其不断发展,矛盾将日益突出,是否有必要对传统劳动立法予以突破值得深思。

       1.在工作时间方面

       网约车经营服务在时间方面具有明显的灵活性,如何认定驾驶员的工作时间目前尚无定论。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取得有关部门的批准是实行其他工时制的前提,但结合现状而言,网约车行业中的驾驶员在考虑自身的生活与工作安排后,选择空闲时间参与承运,即时间具备不确定性,驾驶员也可自由选择是否离职,流动性高。可知,网约车平台并不处于强势地位,而前述规定的目的在于保护处于劣势地位的劳动者,故是否仍以前述规定规范类似新型服务的法律关系值得考量。

       2.在认定劳动关系的标准方面。

       激烈的市场竞争使网约车平台不得不从服务方案、质量、效率、乘次安全等多方面进行调整。一方面,随着相关规章制度细致化,双方之间的关系逐渐趋同传统的劳动关系,且所涉及的证据也能足以证明驾驶员一直接受网约车平台的监督、管理、指派,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为判定为劳动关系增加了筹码;另一方面,当关系趋同传统的劳动关系后,则会继而引发大规模要求支付加班费或其他费用的纠纷,故对现有标准进行调整有其合理之处。

        (二)在司法实务方面

       因网约车服务时间的灵活性特点,驾驶员可通过同时注册多家网约车平台的方式,综合考虑实际情况后选择收益最高的平台与订单进行服务。所以,应否承认多重劳动关系的存在,抑或是在传统劳动法规则之下专节增设互联网用工的相关规定?此外,若驾驶员当前程次的网约车平台与上一程次的网约车平台不同时,若在路径衔接范围内发生侵权纠纷,则乘客应向哪一网约车平台主张赔偿责任亦存在困难。

       (三)类服务行业的规范需求

       网约车平台与驾驶员间的法律关系与当下如互联网直播服务等存在诸多相似之处,且今后市场发展出更多相似服务方式是一种趋势。《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第二条规定“本规定所称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是指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主体”,而直播内容的提供者通过与直播平台签约,自由选择是否使用平台公司提供的场所和设备,基于互联网,以视频、音频、图文等形式向公众持续发布实时信息。直播内容的提供者在直播过程中的自主性较强、人身依附性弱、时间自由,但与网约车经营服务相同的是随着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直播平台需对直播内容的提供者加强控制,并在其提供的直播内容、时长、频率、方式、收益分配等各方面提出进一步要求,双方之间的关系趋同传统的劳动关系,而如何规范该类服务行业的法律关系目前尚无统一标准。

 

四、结语

 

       改革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深化,如何构建如网约车或类经营服务的法律关系非一蹴而就。时代与社会的更迭对法律适用提出了更高的现实要求,传统工业时代下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存在强烈的人身依附性,为提高生产效率与经济效益,不得不依赖集体化生产模式。但现在的社会工作再继续适用带有如此强烈人身依附性的法律关系时,难以恰当调整双方之间的权利与义务,最终致使矛盾频频发生,结合新业态特点创新制度设计将助于市场更好发展。

 

注释  

[1] 熊丙万:“网约车监管新规的顺产与保育”,载《中国经济报告》2016年第9期。

[2] 王金增:“劳动合同与劳务合同、雇佣合同辨析”,载《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报》2005年第3期。

 

参考文献

[1] 袁方.网约车平台下私家车模式的劳动关系研究[J].法制与社会,2018(27):249-250.

[2] 吴蔚.基于互联网平台提供劳务的劳动关系认定——以网约车为切入点[J].法制博览,2019(15):7-10.

[3] 方俊.网约车的规制困境与法律应对[J].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2017,4(02):78-91.

[4] 吴仕清,林睿智.网约车侵权赔偿责任主体问题研究[J].三明学院学报,2016,33(05):71-75.

[5] 吴丽萍.“互联网+”背景下专车用工模式劳动关系的认定[J].经济论坛,2016(05):148-151.

[6] 班小辉.论“分享经济”下我国劳动法保护对象的扩张——以互联网专车为视角[J].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02):154-161.